• <ruby id="xuonj"></ruby>

  • <ruby id="xuonj"><small id="xuonj"></small></ruby>
    <dd id="xuonj"><output id="xuonj"><b id="xuonj"></b></output></dd>

    • banner1-1.png
    • banner1-4.png
  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黨建網 > 文化大觀
    交流之橋 文化之廊
    發表時間:2024-04-30 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  廊橋,是中國傳統上一種重要的構筑物,顧名思義,就是在橋上加設廊的建筑形式。中國廊橋不僅是交通基礎設施,更是地方文化和建筑藝術的瑰寶,是橋梁與房屋的完美結合體。古往今來,廊橋不僅是跨越河流、連通兩岸的交通建筑,更因其遮風避雨的功能,漸漸成為當地百姓集會、社交、貿易、休憩的場所??梢哉f,廊橋早已超越了作為橋梁的意義,它承載了生活,是地方集體記憶和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。

      近年來,建筑師們為鄉村振興進行的設計實踐中,提取傳統的建筑智慧,進行當代轉譯,希望以建筑為撬點,發揮藝術助力鄉村振興的功能。在這些建筑設計中,廊橋因其獨特的建構美學和公共屬性受到建筑師的青睞,他們進行了一系列新廊橋的創作探索,成為設計案例中引人注目的亮點。

     

      橋的營造之美

      中國古代廊橋的分布很廣,據不完全統計,我國現存1700余座古廊橋,主要分布在東南山區、西南地區、西北地區以及湖南、湖北一帶。廊橋樣式眾多,如甘肅、青海一帶主要是以伸臂木梁橋技術發展而來的組合撐架式廊橋,閩北、浙南地區主要是編木木拱廊橋形式,等等。各個地區對廊橋的稱呼也各不相同:在黔東南、桂北、湘西地區多稱為“風雨橋”或“花橋”;在甘肅、青海一帶,稱為“握橋”;閩浙地區則稱為“蜈蚣橋”“厝橋”等。

       在國際上,中國廊橋也備受關注,現在學界多稱中國廊橋為“Lounge bridge”。這個翻譯方法2004年由美籍華人葉守璋在世界木工程大會上提出。有別于之前常用的“Covered bridge”,葉守璋認為英文“lounge”意為“休息室”,更貼近中國廊橋的實際使用,且與漢語發音相似,反映了中國廊橋的多種屬性,是音意兼具的佳譯。

      當代廊橋融合傳統和現代的建筑技術與美學理念,保留傳統廊橋的營造韻味,同時注入現代設計元素,以適應當代鄉村的需求和發展,呈現出獨特的時代風貌。

      比如,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恩縣彭家寨,華中科技大學李保峰教授巧妙利用山嶺地形,使用當地木構材料,建造了一座伸臂風雨橋。彭家寨坐落于武陵山腹地,滿山翠竹,吊腳樓群掩映,不僅擁有優美的自然風光,還保留了獨具特色的傳統建筑。橋廊如長亭玉立,兩端支撐短梁如伸展開來的手臂,整體氣質古雅而不失輕盈,娉婷于山水之間。設計團隊在橋梁局部受力較大處采用現代工藝,利用鋼材料進行節點加強,在不增加結構體積的情況下大大加強了結構的強度,使得建筑的負荷承載能力極大加強。

      羅宇杰主持設計的古勞水鄉三號廊橋,則是把拱橋與長廊的形式巧妙結合。廣東省江門市古勞水鄉因為特殊的灘涂地理,“橋”作為各區域連接體特別常見,而橋梁的搭建,必須同時滿足方便人群以及漁船順利通行的功能。因此,建筑師選擇拱橋形式,可以令橋下獲得更大的通行空間。木橋上方架設廊屋,可以保護下面的拱木結構避免日曬雨淋,廊空間的外表皮選擇金屬板材進行層層疊覆。人行橋上,木板樓梯臺階間隱約可見河水的粼粼波光,兩側縫隙中陽光點點投射,巧妙設置的觀景臺以及頂部玻璃板營造了開闊的視覺空間,仿佛一段奇妙的光影之旅。而橋下漁人駕舟穿行而過,看木構穿插,橋影婆娑,更顯水鄉韻味。

      在甘肅省隴南市康縣,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何崴團隊設計的“人”字橋,為廊橋設計提供了一個創新思路?!叭恕弊掷葮虻脑O計靈感來自當地的一座清代古廊橋“龍鳳橋”。龍鳳橋規模不大,中間通行,兩側設座椅,供行人休憩。設計團隊保留了原橋的主體結構,新建的廊空間接續在老橋面上。該橋最大的亮點之處在于,設計團隊為適應地形與業態,獨出心裁地設計出“三翼廊橋”。三方延展的橋面空間,如同“人”字,連接了來自不同方向的人群。上方平行的木結構給人清晰的秩序感和韻律感,屋頂中央設有帶狀彩色天窗,從紅到藍,陽光透過彩色天窗照射到橋中,增加了現代美感和浪漫氣息。

      中國的傳統建筑藝術博大精深,給我們留下豐富的物質和精神遺產。但是,今天在追求建筑的營造之美時,設計師不能簡單復制和模仿傳統建筑,而是要用創新的眼光來繼承和發展,不能一味地“扮老”,要以謹慎開放的態度,利用先進技術,有勇氣創造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“新傳統”。

     

      廊的公共活力

      地域建筑和鄉土建筑的形成既和地點有關,是特定地區自然、氣候環境的必然結果,也和場所精神有關,是特定時空內人群的技術手段、生活行為、信仰習俗等人文因素所形成的集體記憶的選擇。廊橋因其獨特的空間屬性,不僅是一種交通建筑,也是人與人交流的場所,甚至很多時候是室外娛樂、貨品交易等社會公共活動發生的重要場地。

      清華大學李曉東教授設計的“橋上書屋”項目是將廊橋作為公共空間的早期重要案例。項目位于福建省漳州市平和縣下石村,建筑師在一條溝渠上建設了一座現代廊橋,用以連接兩岸的兩座土樓及自然村落。橋上的建筑則為當地村民特別是兒童提供讀書、上課的空間。此案例完成后引起了業內和社會上的廣泛關注,2010年該項目獲得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建筑獎項之一阿卡汗獎。

      近年來,鄉村廊橋的興起也成為一道新風景。這些跨越水面的建筑為村民提供了新的活動場所,有效地改善了當地人的公共生活。例如位于安徽黃山豐梧村的“水渠廊橋”項目,建筑師劉魯濱、張靚秋以廢棄的引水渠為基底,使用輕質木結構嫁接在老水渠之上,橋內兩側分別設座椅和高低靠椅,為村民提供全新的休憩和觀景的選擇。再如位于浙江松陽石門村的石門廊橋項目,建筑師徐甜甜在老石拱橋上做裝配式木結構廊橋,將老橋改造成了蓋頂的風雨橋。這座新廊橋不僅連接了村鎮兩岸,還成為村民節慶活動的公共空間。

      在城鄉建設中,建筑可以發揮三個層面的作用:容器、酵母、燈塔。容器,是指建筑為不同的需求和業態提供了物理空間,這是建筑的基本功能;酵母,就是催化劑,是說好的建筑能夠以點帶面,成為帶動區域活力、激發當地內生動力的觸媒;燈塔,是說一個標志性的建筑體能夠以它的標識性獲得關注,使“遠方”看到“此處”。在數字媒介時代,“曬圖”成為人們生活的常態,這是我們面臨的現實文化情境。對此,建筑設計該躲避,還是迎上去擁抱?我認為,建筑不應為媒介文化而生,但要了解媒介的規則,在設計之初和過程中,建筑師就應該思考如何講好故事,發揮建筑的燈塔作用,指引“遠方”看到、來到此地。

      隴南康縣地處西部欠發達地區,“人”字橋在設計之初,就將服務公共生活納入考量因素,橋梁建成后,成為激活區域活力的重要觸媒。由于該項目位于兩條河道的匯聚處,橋北面有商業街,西面為幼兒園,東面為居民區,因而新廊橋規劃為步行友好區域,創造出更多樣和舒適的公共空間。廊橋寬約9米,除交通功能之外,還可作為臨時市場、戶外表演等活動的場地。因為建筑形式的新穎和文化樣態的豐富,吸引了遠近城區的市民前來拍照、參觀,進一步促進了當地的文化活力和經濟發展。

      山光水色,煙柳畫橋。廊橋,作為中國傳統建筑瑰寶中的一分子,以其極具建構美學的形態及多元的功能屬性,在當代仍受到廣大人民的喜愛。在城鄉發展的宏觀視野之下,運用現代設計思路,一座橋梁不再只是一個孤立的建筑,它連接傳統與當下,成為人民群眾美好生活中的新型地標和公共空間。廊橋,因而成為交流之橋、文化之廊。

     

       (作者:何崴,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、建筑系主任;何星辰,系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研究生)

    網站編輯:穆 菁
    黨建網出品

    友情鏈接

    久久久久久久99精品免费观看,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视频,亚洲欧美综合日韩久久,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
  • <ruby id="xuonj"></ruby>

  • <ruby id="xuonj"><small id="xuonj"></small></ruby>
    <dd id="xuonj"><output id="xuonj"><b id="xuonj"></b></output></dd>